三大通訊運營商內鬼玩潛伏 兜售用戶信息牟暴利

                  23名犯罪嫌疑人齊刷刷站在被告人席上。該案是《刑法修正案(七)》生效以來

                  劉紅波搭建起自己的情報交易平臺。

                  2011年8月5日,身著綠色囚衣的23名犯罪嫌疑人齊刷刷站在被告人席上,隨著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審判長徐輝長達40分鐘的宣判,這個犯下出售、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等多項罪名的團伙,引爆了北京最大的“出售個人信息罪第一案”。  

                    在法庭上,有7名來自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網通三大通訊企業的工作人員。匪夷所思的是,這7名“工作人員”多半是受單位“派遣”之后,“潛伏”在電信運營商的內鬼。他們通過私人偵探公司在網上搭建的買賣平臺,將大量信息兜售出去。這個由買家、中介、賣家、掮客等人員組成的信息買賣鏈條,也堪比地下情報的組織結構,縱橫交錯又環環相扣。 

                    《潛伏》催生偵探所,搭起網上情報交易平臺 

                    電視劇《潛伏》中余則成的鄰居、情報販子謝若林有一句名言:“這有兩根金條,你能看出來哪根高尚?哪根齷齪?”  

                    這句話被新一代的情報販子代檳用在了他的女友劉紅波身上。2009年春節之后,44歲的代檳因為與28歲的女朋友劉紅波相戀,遭到周圍親友的反對。為躲避家鄉人的口水,他帶著劉紅波來到北京混日子,租住在北京市朝陽區鳥巢附近一家公寓酒店。兩個百無聊賴的閑人窩在酒店里看電視劇《潛伏》,看到謝若林對余則成歪著嘴說出這句話后,代檳眼里頓時放出一束光芒。他騰身而起,驚喜地抱住劉紅波說:“我們發財的機會來了!”  

                    “我跟著你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咱倆身上的錢快付不起房租了,連個工作都找不著,發什么財?”劉紅波很不情愿地說。  

                    “你剛才沒看《潛伏》啊?我說的發財門路就是販賣情報!你沒注意啊,網上很多私人偵探,他們都是靠賣情報發財的!”代檳仔細向劉紅波解釋說:“私人偵探所都打著商務調查和信息咨詢中心的幌子,在網上做生意,主要就是干查找小三、追蹤債主、討債要賬這些活,買賣的情報主要是通話記錄和銀行存款信息。我們只要在網上搭建起一個情報交易平臺,中間的差價不就落在咱的腰包了嗎?你來上網,我去交易,萬事俱備,只需注冊一個信息咨詢中心就合法經營了?!?nbsp; 

                    聽到這里,劉紅波恍然大悟,連忙催促代檳說:“事不宜遲說干就干,我是黑龍江人,這里面要有黑龍江特色,你是我的夫君,從今天開始我就助你發威了,咱們這個公司名字就叫‘龍江君威’怎么樣?”“好!我這就去注冊去!”代檳翻身下床,直奔工商局而去。2009年3月,代檳在北京注冊了北京龍江君威信息咨詢有限公司。負責人只有他和女友劉紅波兩人。  

                    劉紅波上網注冊了“北京劉”、“騎驢裸奔”、“別理我煩”等交易平臺,并通過這些平臺發布信息:龍江君威信息咨詢中心提供各項信息。劉紅波在群里留下了電話等聯系方式,當然還有收款用的代檳的工行、建行、農行的銀行卡卡號。  

                    闖入交易平臺的劉紅波仿佛打開一個新天地。她發現,只要在百度上輸入“調查公司”或“偵探公司”,就能搜出多達上千家這樣的公司,少則200人,多則500人,這些公司都吹噓能提供話費詳單、手機定位甚至人員行蹤報告。而買賣個人信息的雙方分別在網站里發布資料、公開叫賣,洽談生意也大多在網上進行,倒賣個人信息毫不避諱。  

                    劉紅波注意到,多數公司都宣稱自己的所有行為均不違法。有的公司在網站里甚至掛出了營業執照。當然,這些都是信息咨詢和商務調查公司。  

                    劉紅波頻繁活動在各種圈子里,后來干脆搭建起自己的情報交易平臺,并把一些她認為可以成為合作伙伴的網友拉進自己的群里。  

                    最早與劉紅波成為合作伙伴的人叫路寬,這個路子很寬的帥哥成為劉紅波最重要的生意伙伴。 

                    女友潛伏中國電信,男友專事信息買賣 

                    劉紅波把路寬拉進自己的交易平臺之后才發現,遼寧省鞍山市人路寬,套取情報的本事堪比謝若林,這個業內老手甚至更高一籌。劉紅波當然不會想到,她的這個下線路寬,竟然以信息專賣為職業。  

                    乍一接觸,路寬就坦然告訴劉紅波:“我提供的情報來源可靠,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女朋友就是潛伏在北京電信客服部投訴處理中心的內應。只要是電信公司的信息,我全部給你搞定。而且我干這行不止一年了?!?nbsp; 

                    劉紅波感到此人不可小覷,立即把他當做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只要客戶需要中國電信的相關信息,她就會立即聯系路寬購買。  

                    路寬并沒有說假話,他大學畢業之后干過好多職業,卻都一事無成,后來無意間發現網上倒賣個人信息很賺錢,就開始從事這個行當。不僅如此,在這種地下交易中,路寬還收獲了一份夫唱婦隨的愛情,33歲的路寬讓28歲的天津女孩張萍愛上了他。  

                    張萍大學畢業后,應聘到北京信元電信維護有限責任公司工作,當路寬得知張萍即將被公司派遣到中國電信北京分公司客服部投訴處理中心工作時,他向單純的張萍發動了愛情攻勢。豪爽帥氣的路寬贏得了張萍的芳心。  

                    對于這份感情,張萍愛得死心塌地無怨無悔,甚至路寬告訴張萍自己的主要生計就是倒賣電話信息時,張萍還憨笑著說:“咱倆的結合正好是珠聯璧合啊,我有渠道能查詢通話清單、機主信息,只要你需要,我幾分鐘就能搞定?!?nbsp; 

                    從2009年3月開始,張萍為路寬查詢信息數量近200條,其中機主信息80余條,通話清單100多條。每次路寬需要時,張萍都是在單位通過手機郵箱把查詢結果發給路寬。  

                    按照張萍的職責權限,她本來無權查詢、調取、提供給他人這些信息的,但愛情的力量,讓她心甘情愿違規為男朋友出力。張萍幫助路寬獲取了大量電信用戶的個人信息,路寬通過上線劉紅波等人層層轉賣,獲利不菲。但路寬并沒有給過張萍一分錢,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張萍是因為愛情而心甘情愿被他驅策的。  

                    有些信息路寬也要花錢去買。24歲的北京女孩小于是北京一家信用管理公司查詢部職員,這家信用管理公司受中國聯通北京市分公司委托催繳用戶欠費,這樣小于就有機會接觸一些機主信息。僅僅為了給表哥張雄幫忙,她調取了20多份信息給了表哥。最后,這些信息被轉賣給了路寬,路寬加價轉賣給了劉紅波,劉紅波又加價在情報平臺上賣了出去。  

                    路寬這條線上,不僅把自己女朋友送進監獄,也讓小于和她的表哥獲刑。2011年8月5日,法院認定路寬從女朋友張萍手中獲取信息180余條,從小于的表哥手里購買信息10余條,以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零二個月。張萍也因犯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獲刑一年零十一個月。小于獲刑一年零四個月,緩刑一年零四個月;張雄獲刑一年零六個月,緩刑一年零六個月。 

                    在風聲中暗戰,操控永不消失的電波 

                    在劉紅波的情報平臺中,除了機主信息、通話記錄等常規信息交易之外,更高端的是手機定位。而能進行手機定位的謝新沖,就成為劉紅波情報平臺中永不消失的電波的操控者,而且也是在這個犯罪團伙中獲利最多的一個。  

                    31歲的謝新沖是北京京馳無限通信技術有限公司運維部經理,中國移動公司授權謝新沖所在公司做定位服務,具體業務主要是企業外勤人員的考勤,智障人員、老人、兒童的監護等。而且,移動公司要求必須是企業用戶,且被定位人要知情。但眼里只有“金條”的謝新沖可不管這些。  

                    謝新沖可以隨時對移動用戶進行定位,作為高端技術的掌握者,他不屑于倒賣一般信息,而是只與3個老板級的人物單線聯系。這3個老板都是商務調查公司的負責人,而他們又是劉紅波情報平臺中的重量級人物。  

                    謝新沖幫調查公司做手機定位一個用戶就能賺到1000元。而給正常用戶定位收費,一個號碼只能收費100元。謝新沖先后做非法手機定位90個,獲利9萬元。  

                    北京安信達信息咨詢中心老板程春郊見手機定位很賺錢,他找到了北京雷霆九州商務調查中心老板劉海亮說:“亮子,我知道你有門路能做手機定位,請給哥們幫個忙吧,放心,不讓你白忙,中間肯定有你的好處?!?nbsp; 

                    程春郊之所以找劉海亮幫忙,是他知道劉海亮跟謝新沖是哥們。一聽到有錢可賺,劉海亮爽快地答應下來,每個號碼收取1200元。  

                    劉海亮拿著程春郊提供的號碼找到了謝新沖。謝新沖與劉海亮商定每個定位1000元,多出來的錢返還給劉海亮。謝新沖拿到錢后交給劉海亮一個軟件,只需要將被定位號碼添加到軟件賬戶中,就會完成手機定位。  

                    在做了30多次業務之后,程春郊瞞著劉海亮找到謝新沖才知道,劉海亮每個號碼賺了自己200元。自此之后,程春郊拋開劉海亮與謝新沖單線聯系,價格依然是1000元一個。  

                    比起程春郊和劉海亮這兩個外地人,神秘的北京張大姐可來頭不小。這位北京大姐住豪宅開名車,不僅自己開辦了一家商務調查中心,還擔任北京一家著名百貨商場總經理辦公室的法律顧問。  

                    張大姐找謝新沖做手機定位的目的也令人咋舌,她懷疑丈夫有外遇,于是對丈夫的4個電話號碼做了調查,還從謝新沖手里買過GPS定位儀。而她的丈夫經常感覺被人跟蹤后,自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沒睡過一個踏實覺。當然,他更不知道自己身后那永不消失的電波,操控者竟然是自己的妻子。  

                    平時查到其他號碼的信息,張大姐當然也賣給了劉紅波,然后劉紅波加價轉賣了出去。而張大姐需要一些資料時,也從劉紅波的這個情報平臺上購買。  

                    2009年12月11日,謝新沖被警方查獲歸案。2011年8月5日,謝新沖被法院以犯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二個月,并處罰金2.6萬元。 

                    走上法庭集體受審,23名被告人均獲刑 

                    經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訴,2011年8月5日,23名被告人站成一排,首當其沖的是劉紅波。法院通過對劉紅波聊天記錄進行辨認,確認劉紅波共提供165個通話清單、114條名址、32個手機定位。劉紅波因犯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3萬元。  

                    23名被告人中,14人被判處了二年半至半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有9人因有悔罪表現,被適用了緩刑。  

                    同時被判刑的謝新沖、張萍等7名潛伏的內鬼和通訊公司的工作人員,涵蓋了中國三大電信運營商。該案審判長徐輝介紹說,在本案中的交易信息大多數被調查公司買走,有些被用于維護個人權益,比如說債主追查老賴的行蹤;有些是夫妻之間追查出軌信息。但是,還有一些用于違法犯罪活動,比如詐騙、綁架,受害人甚至包括一位部級領導干部。  

                    23名被告人出庭受審引人關注。這個收集、加工、倒賣個人信息的“產業鏈”呈現在人們面前。該案是《刑法修正案(七)》生效以來,北京市判決的最大一起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案件。  

                    如何從源頭上杜絕個人信息的泄露,除了法律需要完善外,金融、電信、交通、教育、醫療等掌握大量公民個人信息的單位,完善內部控制才是杜絕個人信息泄露的治本之策。

                  整理:洪麓豐

                  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久..._国产在线精品无码二区二区_国产成人线免播放观看_国产精品偷伦费看